• <tr id='lf1Y82'><strong id='lf1Y82'></strong><small id='lf1Y82'></small><button id='lf1Y82'></button><li id='lf1Y82'><noscript id='lf1Y82'><big id='lf1Y82'></big><dt id='lf1Y82'></dt></noscript></li></tr><ol id='lf1Y82'><option id='lf1Y82'><table id='lf1Y82'><blockquote id='lf1Y82'><tbody id='lf1Y82'></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lf1Y82'></u><kbd id='lf1Y82'><kbd id='lf1Y82'></kbd></kbd>

    <code id='lf1Y82'><strong id='lf1Y82'></strong></code>

    <fieldset id='lf1Y82'></fieldset>
          <span id='lf1Y82'></span>

              <ins id='lf1Y82'></ins>
              <acronym id='lf1Y82'><em id='lf1Y82'></em><td id='lf1Y82'><div id='lf1Y82'></div></td></acronym><address id='lf1Y82'><big id='lf1Y82'><big id='lf1Y82'></big><legend id='lf1Y82'></legend></big></address>

              <i id='lf1Y82'><div id='lf1Y82'><ins id='lf1Y82'></ins></div></i>
              <i id='lf1Y82'></i>
            1. <dl id='lf1Y82'></dl>
              1. <blockquote id='lf1Y82'><q id='lf1Y82'><noscript id='lf1Y82'></noscript><dt id='lf1Y82'></dt></q></blockquote><noframes id='lf1Y82'><i id='lf1Y82'></i>
                致力於中國外貿與中國海關政策法規的研究探索與運用
                幸运快三網 > 幸运快三說法
                中美貿易協定對中國知識產權海關保護體系的影響
                發布時間:2020-01-30 12:07:00  瀏覽:2026次

                美國東部時間2020年1月15日,中美雙方在美國華盛頓簽署《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美利堅合眾國政府經濟貿易協議》(以下簡稱《協議》),中美第一階段經貿協議正式達成。

                作為國際雙邊協議,各項承諾最終需要轉化為國內法,體現為我國知識產權保護、市場準入、金融業開放、國際貨物與服務貿易等領域的法律制度。這份《協議》不僅將對中國的經濟走向產生巨大作用力,更將對中國的法律制度產生極大影響,必將載入中國法律制度發展史的史冊。

                蘭迪海關部主任孫國東律師曾經是中國海關的第一批知識產權保護科科長,親身經歷和見證了中國知識產權邊境保護的產生和發展;封海濱律師曾是海關三級專家(法規),對知識產權保護的海關立法、執法以及運行機制有深刻認識和觀察。他們將通過本文,結合海關部代理的諸多案例,重點分析《協議》對中國知識產權海關邊境保護體系的影響。

                一、執法對象:延伸至轉運貨物

                (一)現狀:

                轉運貨物,如果廣義理解,包括所有由境外啟運、通過中國境內繼續運往境外的貨物,即現行《海關法》第一百條明確的所有“過境、轉運和通運貨物”。如果狹義適用,則僅指上述條款中所界定的“在境內設立海關的地點換裝運輸工具,而不通過境內陸路運輸的,稱轉運貨物;”

                在當前形勢下,自貿區等特殊監管區域發展迅猛,“轉運貨物”的知識產權海關保護問題焦點,更多是自貿區等海關特殊監管區中的轉運貨物如何開展邊境執法。

                現行《知識產權海關保護條例》(以下簡稱《保護條例》),僅規定對與“進出口”貨物有關的知識產權實施保護,對除此之外的進出境貨物,暫未明確實施保護。因此,目前知識產權海關保護執法的時空效力,並不及於自貿區等特殊監管區中僅“入境”但未“進口”的貨物。

                實踐中,即使通過中外情報交換、權利人舉報等渠道,發現區內存在涉嫌侵權的轉運貨物,限於現行《保護條例》的執法時空限制,必須進行嚴密布控,待其申報出區進口時,才能實施執法。換而言之,如果貨物不申報進口,將遊離於中國海關的邊境保護措施之外。

                (二)落實《協議》後:

                《協議》“第1.21條 邊境執法行動”明確要求將“轉運”貨物納入中國海關邊境執法範圍。可以預見,下一步,中國海關將著手布置對轉運貨物開展知識產權執法相關工作,按照先易後難的原則,啟動知識產權保護相關的立法項目。預計海關總署第一步將出臺規範性文件,以海關公告形式對外發布,明確海關可以根據《海關法》第四十四條的授權,對與進出境貨物有關的知識產權實施保護,不再限於《保護條例》“與進出口貨物有關”的範圍規定,從而將轉運貨物納入海關邊境執法範圍。進一步,海關將會啟動行政法規《保護條例》的修訂程序,將《協議》的一攬子承諾,體現在行政法規立法中。

                二、海關查扣侵權產品的處置:以銷毀為原則,不銷毀為例外;僅作簡單除標處理的出口及轉運侵權貨物均不得進入商業渠道。

                (一)現狀:

                對於海關查扣侵權產品的處置,現行《保護條例》第二十七條規定,經海關調查後認定侵犯知識產權的,由海關予以沒收。

                沒收後的處置,第一順序是用於公益事業,即:如果可以用於公益事業,應當轉交公益機構用於公益事業;第二順序是可以有償轉讓給權利人,但是並不是必須轉讓,海關有決定權;第三順序是依法拍賣,但是必須在排除第一、第二順序的可能性後,並且必須消除侵權特征。

                在上述處置方式均不滿足法定條件的情況下,銷毀侵權貨物是最後選項。可以總結為:不銷毀是優先選項,銷毀是最後選項。

                對於侵權貨物進入商業渠道的限定,現行《保護條例》只對進口假冒商標貨物有嚴格限定,以及事先征求權利人意見的程序性要求。即:除特殊情況外,不能僅清除商標標識(“簡單除標”)即允許其進入商業渠道;無法消除侵權特征的進口假冒商標貨物,應當銷毀。

                但是,對出口侵權貨物以及進口的除假冒商標之外的貨物,沒有上述關於“不能僅清除商標標識即允許其進入商業渠道”的要求。關於拍賣前征求權利人意見的規定,也只是程序性要求,並未規定應當經權利人同意才能拍賣的強制性實體要求。

                (二)落實《協議》後:

                銷毀侵權貨物是第一順序處置方式。《協議》第“1.20條 銷毀假冒商品”原文為:“一、在邊境措施上,雙方應規定:(一)除特殊情況外,銷毀被當地海關以假冒或盜版為由中止放行並作為盜版或假冒商品查封和沒收的商品;”;

                簡單除標不足以允許出口和轉運的侵權貨物進入商業渠道。《協議》原文為:“(二)僅去除非法附著的假冒商標不足以允許該商品進入商業渠道;(三)除特殊情況外,主管部門在任何情況下均無裁量權允許假冒或盜版商品出口或進入其他海關程序。”

                三、執法力度:顯著增加行動數量並按季度發布執法行動信息。

                (一)現狀:

                海關在確定知識產權保護工作的重點後,冠以“某某行動”的名稱,開展跨年度的持續性行動;在特殊時期,開展專項行動,打擊某一領域的侵權行為。

                前者如近年來持續開展的以維護中國制造海外形象為目標的“清風”行動,已經連續三年開展的以保護國內自主知識產權為主要目標的“龍騰”行動等。後者如中俄海關2018年世界杯知識產權保護聯合行動、部分關區打擊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出口侵權專項行動、上海進口博覽會期間打擊侵犯參展商知識產權行動等。

                相關行動效果和執法情況,一般以年度報告、年度行動總結等形式公布。

                (二)落實《協議》後:

                《協議》“第1.21條 邊境執法行動”明確,“二、……,在本協議生效後3個月內,顯著增加執法行動數量,並每季度在網上更新執法行動信息。”可以預見,接下來的時間中,中國海關知識產權保護的專項行動頻次將顯著增加,並且將確立知識產權海關執法信息發布專欄,最少以季度為單位,發布執法相關信息。實際上,依托海關現有重大信息即時上報機制,中國海關完全有條件做到更大密度地發布行動成果信息。

                四、執法隊伍和執法合作:顯著增加對海關執法人員的培訓力度;開展和加強包括中美知識產權邊境執法合作在內的主要貿易夥伴國之間的執法合作。

                (一)現狀:

                知識產權執法人員的培訓,納入海關教育培訓體系,以年度為單位制定培訓計劃並在一年內落實年度計劃。遇有雙邊或多邊培訓交流項目,根據項目情況,確定參訓或交流人員。

                在打擊侵權國際合作方面,根據海關總署發布信息,中國海關先後與130多個國家和地區海關建立了合作機制,與美國、歐盟、俄羅斯、日本、韓國等國家和地區海關簽訂了專門的知識產權執法合作備忘錄;積極參與世界海關組織、世界知識產權組織、國際刑警組織、上海合作組織等主要多邊合作框架下的知識產權事務;註重與業界的溝通合作,4000多家國際知名企業辦理了知識產權保護海關備案,與國際商標協會、美國電影協會等國際行業協會、民間團體簽訂了合作備忘錄。中美雙邊合作有基礎,但是力度顯然不夠。

                (二)落實《協議》後:

                將在原有基礎上加強已簽訂知識產權執法備忘錄。尤其在中美雙邊合作上,力度將有顯著提升。

                預計具體的措施包括:進一步加強信息情報共享和統計數據交換;加強經驗交流,開展聯合培訓項目;與知識產權權利人特別是美資企業加強合作,聯合開展針對現場執法關員的培訓;開展跨國海關聯合執法行動,在中美海關聯合執法行動方面,行動數量和行動內容都將有明顯提升;同時,不限於中美雙邊執法合作,中國與歐盟、日本和韓國等主要貿易夥伴,也將開展更多的聯合執法行動,將中國海關知識產權保護的決心與能力展示在全世界面前。

                五、回顧中國知識產權邊境執法的產生和發展的歷史,有理由相信,中國海關將再一次站在中美兩個大國博弈的前沿,在知識產權邊境保護這一領域,繼續為中國代言。

                眾所周知的原因,中國實施改革開放後,知識產權保護問題,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成為對外貿易中的一大障礙。經過博弈,中美之間於1992年1月17日簽訂了《關於保護知識產權諒解備忘錄》,中國第一次承諾在進出口環節實行知識產權保護措施,中國的知識產權邊境保護制度由此開始建立。

                之後,美國“301條款”帶來中美又一次博弈,經過雙邊長達20個月9輪的磋商,1995年3月11日,雙方達成了保護知識產權諒解書,中方隨後發布《有效保護實施知識產權的行動計劃》,並於1995年7月5日發布《中華人民共和國知識產權海關保護條例》,以行政法規的層級,正式確立了中國的知識產權邊境保護制度。

                中國制定的知識產權邊境保護標準,在當時並未加入WTO的情況下,很多已經是高於TRIPs協議要求。可以看出,中國知識產權海關保護制度的建立和發展,可以說是被動的,但是也由此取得迅速、規範的發展,成為中國履行國際承諾的代言人和標誌性符號。

                《協議》簽訂後,中美再一次博弈告一段落,作為國家履行國際承諾的重要一環,海關再一次站在中美交鋒的前沿,在知識產權海關保護這一領域,以自己的努力和成果,繼續為中國代言。

                包括蘭迪海關部在內的蘭迪律師們,在國際貿易、海關事務法律服務領域也將發揮更多的作用,為企業服務,為中國加油。

                ?

                附:

                蘭迪律所“知識產權海關保護”服務內容:

                1.全鏈條海關保護方案:含知識產權狀況盡職調查、海關備案、權利異議、侵權情報經營、海關保護程序代理、侵權貨物保全、多渠道爭議解決代理、侵權貨物後續處置等。

                2.單環節代理或專項顧問:

                (1)對於全鏈條方案中包括的事項,提供單項代理或專項顧問。

                (2)緊急知識產權海關備案和授權信息更新。

                (3)通關過程突發和緊急海關保護事項協調。

                (4)涉及侵權突發事項關聯事務處理。

                (5)涉及侵權爭議貨物反擔保放行。

                (6)涉及侵權爭議貨物合規進出口籌劃與風險控制。

                ?

                ?

                《協議》相關條文(中英文對照)

                第1.20條 銷毀假冒商品

                一、在邊境措施上,雙方應規定:(一)除特殊情況外,銷毀被當地海關以假冒或盜版為由中止放行並作為盜版或假冒商品查封和沒收的商品;(二)僅去除非法附著的假冒商標不足以允許該商品進入商業渠道;(三)除特殊情況外,主管部門在任何情況下均無裁量權允許假冒或盜版商品出口或進入其他海關程序。

                Article 1.20: Destruction of Counterfeit Goods

                1. With respect to border measures, the Parties shall provide that:

                (a) goods that have been suspended from release by its customs authorities on grounds

                that they are counterfeit or pirated, and that have been seized and forfeited as

                pirated or counterfeit, shall be destroyed, except in exceptional circumstances;

                (b) the simple removal of a counterfeit trademark unlawfully affixed shall not be

                sufficient to permit the release of the goods into the channels of commerce; and

                (c) in no event shall the competent authorities have discretion, except in exceptional

                circumstances, to permit the exportation of counterfeit or pirated goods or to

                subject such goods to other customs procedures.

                ?

                第1.21條 邊境執法行動

                一、雙方應致力於加強執法合作,以減少包括出口或轉運在內的假冒和盜版商品數量。

                二、中國應重點圍繞出口或轉運的假冒和盜版商品,針對假冒和盜版商品的檢查、扣押、查封、行政沒收和行使其他海關執法權力,持續增加受訓執法人員的數量。中國應采取的措施包括,在本協議生效後9個月內,顯著增加對海關執法相關人員的培訓;在本協議生效後3個月內,顯著增加執法行動數量,並每季度在網上更新執法行動信息。

                三、雙方同意考慮在合適的情況下開展邊境執法合作。

                Article 1.21: Border Enforcement Actions

                1. The Parties shall endeavor to strengthen enforcement cooperation with a view to reducing

                the amount of counterfeit and pirated goods, including those that are exported or in transit.

                2. China shall provide a sustained increase in the number of trained personnel to inspect,

                detain, seize, effect administrative forfeiture, and otherwise execute customs’ enforcement

                authority against counterfeit and pirated goods, with an emphasis on counterfeit and pirated goods?that are exported or in transit. Measures China shall take include significantly increasing training?of relevant customs enforcement personnel within nine months after the date of entry into force of?this Agreement. China also shall significantly increase the number of enforcement actions?beginning within three months after the date of entry into force of this Agreement, and publishing?online quarterly updates of enforcement actions.

                3.?The Parties agree to carry out cooperation with respect to border enforcement as?appropriate.

                ?

                ?

                作者簡介:?

                封海濱律師,高級合夥人,南京大學法學院國際經濟法系畢業。廣東省涉外律師領軍人才,深圳市首批29名涉外律師領軍人才。深圳市律師協會律師調解中心調解員,大灣區律師講師團成員,《深圳律師》特約撰稿人。在海關系統有18年的工作經歷,2012年起任海關公職律師,2015年任海關三級專家(法規)。2019年赴美國國際法學會(ILI)完成“國際投資與跨境爭議解決”培訓交流項目。業務方向為國際貿易、海關事務。

                蘭迪律師事務所海關事務部全球統一熱線:+86-755-25327077

                ?郵箱:info@customslawyer.cn

                熱點推薦
                留言(0)
                  *請勿發布暴力、色情等違法不良信息,一經發現將會進行封號處理!
                  全關通信息網
                  熱點推薦